Wednesday, October 27, 2010

母与女



同样都在海边,只是一个在麻坡Tanjung, 一个在新加坡东海岸公园。

年轻时的妈妈和小时候的我,成为小小棒妈妈的我和小小棒。

记得我问过妈妈为什么要生孩子,妈妈回答说:“人生你,你生人”(福建话),一代传一代,生命才得已延续。虽然觉得这样讲很无奈,但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“养儿一百岁,常忧九十九”一点也不假,做个称职的父母真的不简单。当在养育棒棒糖们遇到挫折和烦恼时,我时不时会有“如果没有孩子多好”的念头。但看到棒棒糖们天真可爱的笑容和时不时的“妙语如珠”,又觉得什么事都有正反两面,只在于你怎么看。

所以complain归complain,我还是会皆尽所能,好好养育两个棒棒糖们的。

Thursday, October 21, 2010

Monday, October 11, 2010

眼镜,眼镜找朋友,找上了小小棒小朋友


最近,家里大革命。事因保姆脚受伤绑绷带不能照顾小小棒。保姆一心想要老师妈妈帮她顶,老师妈妈则说她身体不舒服,保姆应该自己想办法(她建议保姆找她的妹妹帮忙)。我和老公轮流请假顶了一个星期后,决定提早让小小棒上拖儿所。所谓靠人不如靠己,虽然事出突然,但幸好拖儿所有位,让我和老公暂时松一口气。但我们知道还有很多“akan datang”的事在等着我们,像是上拖儿所很容易生病,那时该怎么办等等。老师妈妈一向来都不赞成送棒棒糖们上拖儿所的,所以要请她“出关”来帮忙肯定不简单。自己的妈妈,就连和她同住的内孙女要她照顾她都不大愿意,更不用说要她出来新加坡帮忙照顾棒棒糖们。所以说,这就是双薪父母家庭的悲哀。

上星期带小小棒给眼科专科看她的斜眼症。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(小小棒真的很勇敢,小小的她,得每隔五分钟连点六次眼药水让瞳孔放大方便检查,她只是稍微的哭一阵,真的是很历害),发现小小棒有很深的散光,需要戴眼镜。我一听到结果,整个人快晕了,可怜的小小棒,才两岁多就要得戴眼镜,加上担心她的视力问题,这阵子真的是很难熬。

小小的小小棒,这个星期以来,生活起了大改变。但总觉得小小的她比大大的我强多了。我不但不能好好地帮助她适应生活上的改变,我自己还陷入了忧郁,真的是太没用了。

每当听到小棒和小小棒主动地问我“Mamu,你的腰痛好一点了吗?”我不断告诉自己要坚强,不能那么软弱。我清楚地知道我的两个棒棒糖们一定会要我开心起来!

Ke Xin look-alike meter

Ke Yue look-alike me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