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November 30, 2009

可怜的小小棒


小小棒自开始服用抗生素治疗咳嗽起,就开始拉肚子。看了两次医生,开抗生素的医生说是肠胃感冒,另一个小儿专科说是抗生素引起的,要我们停止给她服用。但停服了三天后,她还是泄肚子。

所以决定带她去给supplier介绍的这小儿科医生看。这个医生生意火红,收费超高,亲自挂号后,还要排队三个小时,但是大家还是肯讨腰包,肯排队。老公和保姆带小小棒去看医生。像往常一样,小小棒还没有踏进医生的房门,就不肯进去。她现在很排斥关闭的空间。所以老公得先进去和医生说明小小棒的情况。

老公说原本以为医生应该态度很好(毕竟网上论坛十个都十个说他好),可是他觉得医生和他说话,好像在审判犯人一样。噢,可怜的老公,得承受这些(真是花钱买罪受)。老公说他不管医生的态度,只要他治好小小棒就好了。

医生一听小小棒的咳嗽,就直说她患了支气管炎。他还说,抗生素会让小小棒的拉肚子恶化。所以不能让她服用抗生素。所以他要我们用一种叫nebuliser的方法。那就是把让气管打开,软化痰的药水,用喷雾式的方法,让小小棒从鼻腔吸进去。他还要我们每隔六小时给小小棒喷一次,连续喷五天。

虽然说那个喷雾式的仪器是没有侵入性的,但是小小棒得承受让喷雾往鼻子喷上十到十五分钟。所以每每做这个治疗时,她就会哭得很凄惨。我们要两个人,一人紧捉着她,一人稳固和抬高她的下巴。虽然医生说一天要喷四次。但我们商量后,决定一天只做三次。但这已足够让小小棒精神上受尽折磨。她每做一次,就会大喊大哭一次,把她的声音都哭哑了,让我们看了好心痛。她也吓得不肯回我们家。每次都要半烘半骗地把她骗来做。加上早起晚睡(为了配合治疗的时间),小小年纪的她,真的是受尽了折磨。真的很希望小小棒可以快快地好起来,不用再受这种苦。

Friday, November 20, 2009

水彩小老虎和小企鹅



那只小老虎是爸爸画给小棒的。小棒自己加了那一条线,跟我们说老虎在吃肉。

我看到爸爸画了小老虎给小棒,也乘机跟他“A”了一只小企鹅。爸爸画了只小企鹅在冰上钓鱼,可爱吗?

Thursday, November 12, 2009

My cheeky girls:)



棒棒糖女儿们很好玩。小小棒一刻也停不下来。她是姐姐的小小跟屁虫。姐姐做什么,她都要跟随。所以姐妹俩常为争玩具而哭闹。但当小小棒弄哭姐姐时,我们要她道歉去sayang姐姐,她就会用小手去sayang姐姐的头,还会拿纸巾帮姐姐擦眼泪,很是窝心。
大家都说小棒很小就会讲话了,那么妹妹呢?我也忘了小棒是多大时开始讲话,我也没去管小小棒几时会开始讲话。我觉得每个小孩都是特别的,她们有自己成长进步的步伐,就让她们按照自己的步伐前进。现在的小小棒,会叫爸爸,妈妈。但她好像常叫我爸爸,对着老公的照片喊妈妈。但看图画书时,她会把bear,猫猫,yaya(小鸭)的名称喊对。看到球图案会比丢球的姿势(她最爱玩球了),看到苹果,香蕉的图案,会把手放在嘴边做吃东西的样子。她最近的口头禅是“不要”。吃饱了会直摇头说“不要了”,问她要回保姆家,她也会直摇头说不要,因为还要玩。
小棒上星期五参于托儿所的年终表演后回家就开始发烧了。这次发烧,每隔三个钟头就要用退烧药,要不然就会烧到38,39度。所以半夜也要调闹钟起来喂药,换退热贴。昨天临睡前可能喝奶喝得太饱加上咳嗽,把一整天吃下去的食物,药物都吐了一身和满床。把全家人忙得团团转。老师妈妈上星期天又被我们急召来新照料小棒。她说要小棒这一两个礼拜都不上拖儿所了。
照片里小棒穿的是她的大姑买给她的新潮 t-shirt和热裤。穿起来是不是变成熟许多?小小棒坐的面包超人电动摇摇,则是我和老公还有妈妈到马六甲jusco购物时,爸爸陪她玩的。

Tuesday, November 03, 2009

独眼海盗家族





昨天,棒棒糖们和爸爸都成为了独眼海盗。

我们第一次在验眼师的推荐下帮小小棒patch eye时,她很抗拒。不到一秒钟,就把胶布拉下来。我们也就不勉强她。星期天下午,我看到摆放在橱柜里的眼睛胶布,想说来给小小棒贴看看。她竟然不抗拒。老公不断逗她,引开她的注意力,第一次她竟然可以patch eye长达一个多钟头。

昨天老公拿handiplast帮小棒贴伤口时,想说又让小小棒patch eye看看。小小棒patch eye一阵后就想拉下胶布,我们就让姐姐也patch eye。爸爸接着也用纸巾遮盖一只眼。这招果然有效。小小棒看到姐姐和爸爸都patch eye了,也就不那么抗拒。但是我们还是要一直让她参与其他的活动,引开她的注意力,不让她去拉下眼胶布。

小棒好像很享受patch eye。原本以为她不到一会工夫就会要我们拿下胶布。但她却没有。最后还是我们担心她会太累,坚持帮她把胶布拿下。

Ke Xin look-alike meter

Ke Yue look-alike me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