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ne 27, 2012

很出糗的妈妈





刚过的星期天,带着棒棒糖们,Yatimi到麦里芝蓄水池步行兼喂鱼。

老公和两个棒棒糖女儿在入口处拍了很多美美的沙龙照。难得的是两个小瓜有耐心,让爸爸慢慢拍。
 沿着池边的木板步道,我们像往常一样前进。这次我们准备了面包准备用来喂池里的鱼儿。我还带了Yatimi帮我炸的虾饼和Yeo's菊花茶,打算在途中享用。

怎知,人算不如天算。半途给我们遇到了整大群的野猴。上一次,我们来时,也有遇到, 但没有这一次那么多。这次的野猴数量真的是很多很多。我这个怕动物的妈妈,先是啐啐念很害怕。后来其中一只猴子抓住Yatimi的包包,让我神经很大条。怕得我直尖叫。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很怕猴子,其他人都静静地走过。不受野猴的干扰。就连小小棒也不怕。我这个妈妈真的很惭愧。

当我们走到接近鱼群,拿出面包要喂鱼儿时,我发现野猴们往我们的方向跟来,我就慌张得大叫。一直催大家快逃。我的慌张和啐啐念很夸张到把其他人都弄得神经紧张。小小棒在这时候比我还镇定。以下是出自她的名句:

其一:(很大声地斥喝我),妈妈,你不要一直说怕,怕,怕。
其二:你拿着武器(树枝)就不用怕了喽。

因为这群野猴,棒棒糖们失去了喂鱼儿的乐趣,我因为害怕转头回程时,猴子们会来抢食物,就叫大家快快把带来的食物吃喝完。还“牺牲”老公,要他拿所有的包包(猴子们只会把他当目标)。

我这可恨的老公,和我大唱反调,他在回程时,走在最后,慢慢地“take his own sweet time"替猴子们拍特写照。害落荒而逃,走在前头的我纳闷,他是不是被群猴围攻。但我还算是有良心的老婆啦,决定调回头“救”他, 让我这出糗的妈妈,拾回一些颜面,不至于在棒棒糖们面前“死”得太难看。哈哈!

Wednesday, June 20, 2012

Kawaii cum Sweet Sweet Lollipops



两个小瓜,愈大愈爱美。巴不得把他们全部的美美的发夹都往发上夹,还直吵着要续长发,真验证了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这句话!

棒棒糖们和爸爸联手合种的Mr. Potato。我买的地瓜放久发芽了,爸爸提议给她们试种看看。看来她们有green finger 噢。 看那Mr. Potato的叶子长得多茂盛。爸爸在吃番薯时作弄小小棒说那是Mr. Potato, 小小棒急得哭了起来,直说那是她的baby, 不可以吃,逗得我们都笑了!

昨晚带两个小瓜去打预防针,两个都好勇敢,一点也没有哭。我们猛赞她们好厉害。棒棒糖们,爸爸妈妈以你们为傲噢!

Wednesday, June 13, 2012

老爸生病了

近几个月来,老爸被病魔整得很惨。 二月底他脚趾头的一个伤口一直不会痊愈。到最后还变黑。到马六甲看专科医生后,他说很严重了,加上老爸有糖尿病,所以把他推荐给吉隆坡的血管专科医生。医生给他做了脚血管的angiogram后,总结说脚血管诸塞,得做脚血管balloning的手术。做了手术,幸好血管通顺了,但第二只脚趾头的组织坏死了,得被切除掉。


四月初,老爸突然全身发黄,原来是他的B性肝炎又发作了。他自行停了他服了几十年的肝炎药,因为他自己当医生,以为他的肝炎好了,怎知现在突然发作。因为他的胆黄素和肝功能指数异常,马六甲的医生又把他"REFER"到马来西亚唯一的肝脏中心,"Selayang"医院。他在这政府医院呆了十一天,病情稳定了,才得以出院。


出院后一星期,老爸在家突然全身无力,大弟以为是中风的征兆,马上飞车(真的是用飞的),把他送到马六甲医院,诊断后说是胃出血,得紧急输了三包血浆,在加护病房观察。在加护病房住了两天,原本要被转入普通病房的早上,突然又出血了,得马上输多两包血浆,还得再做胃镜和大肠的检查,折腾了老半天,医生还是没法查出除了第一次出血的十二指肠,还有那里出血。


老爸啊,老爸,你的身体真的是来和你一次过大抗议。看到老爸被病魔折磨得那么惨,还有老妈子得没日没夜地辛苦地照料老爸,还有大弟不顾危险地到处奔波(他说他现在是紧急部门的专家),真的很心痛。


老爸啊,老爸,你要加油,好好照顾身体和起居饮食,快快好起来!你要有信心,我们大家都在为你加油打气。祝福老爸。


看到老妈在老爸生病这段日子,对老爸无私的照料,真的很感动。谢谢你,MUMMY!谢谢你一直以来为我们家所作的一切一切,我们真的很感谢,以有你这个伟大的妈妈为耀!

Ke Xin look-alike meter

Ke Yue look-alike me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