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May 21, 2008

小棒生病了


上个星期是长周末,和老公带了小棒回麻坡。星期六下午抵达,小棒还很有精神,和外婆又玩又讲话的,可是到了晚上要睡觉时,就发现不大对劲了。小棒很累了还是不肯睡觉,她熬到了半夜一点半,才勉强睡着。可是睡不到一个半钟头,就哭醒了。醒来后,一定要我抱。不抱她或抱了一阵后把她放下,她就会大哭。摸了摸她的额头和手心,很烫,发现她发烧了。回想起来这一星期来小棒的胃口很不好,粥不肯吃,牛奶也喝不玩。才惊觉小棒生病了。

老公要我不要依小棒的要求,一哭就抱她。但看她哭到那么惨,而且又病了,就余心不忍。所以我整晚没有得好睡,她睡了一两个小时醒来时哭了,我就得抱她,哄她。老公因为不赞成我这样抱她,且小棒只要我一人抱,所以也撒手不管。我只好一人撑了整晚。第二天我发现我的双手好像残废了,酸痛得不得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老妈就载了我们带小棒去看医生。诊所是七点开门。我们七点多到时,已经得拿十二号了。问了护士,才发现医才在看一号的病人。小棒因为不舒服,就一直哭。我们原本是站在诊所外,后来想到用小棒的哭声,让医生给她先看诊,就把她带进去。和护士说明了小棒很不舒服,可以先看吗?原本护士量了小棒的体温,只是微热,不大肯让她看先。但我们的大声公,真的是哭到整个诊所的人都受不了了,医生最后投降了,让小棒插队,让她先看。想不到小棒的哭闹,这一次还派得上用场,让我们省去了苦等一两个小时的痛苦。

医生说小棒的扁桃腺发炎了。肚子胀风。我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哭了一整个晚上才这样,还是原本就被细菌病毒感染了。医生开了退烧药,抗生素给她。但这小家伙什么都不肯吃,连白开水都不喝。喂她吃药只有用逼的。

老师妈妈知道小棒病了,就要我们提早回新加坡,让保姆来照顾小棒。她这一次很不赞成我们回麻坡。因为她觉得我和老公生病刚好,应该多在家休息。但我直意要回麻坡,而现在小棒又病了。我也很无奈,生病了的小棒很黏保姆和我,一直要找她和要我抱。我担心自己怀着小小棒,不能一直抱小棒太久,所以就赶快联络车子提早一天回新加坡。

我们一回来,马上又带小棒给这里的医生看。医生要小棒继续吃完抗生素,多开了一种消炎药。我们请保姆帮忙带小棒,我则乘机补充睡眠。小棒这两天的烧较退了,但是还是比较易哭闹。希望她快快好起来。

这次回麻坡经历了这些,让我有了在新加坡请陪月婆坐月子的决定。原本我打算像生小棒那样,回麻坡让妈妈帮我坐月子。但如果我回麻坡坐月子,小棒就得和我回麻坡。因为担心小棒又像这次这样不能适应而哭闹。而且老公觉得请陪月可以避免很多人事上的麻烦。我也同意他的看法,所以现在我们开始忙着找陪月婆。如果你们有“lobang”,请让我知道。先谢谢了!

No comments:

Ke Xin look-alike meter

Ke Yue look-alike me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