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May 18, 2010

疼痛的五月

给牙医检查牙齿时,他说我有三颗牙,需要装牙套才会坚固耐用(因为填补的面积太大,怕很快不耐用)。为了保住我珍贵的牙齿,只好忍着荷包烧破大洞的痛(一颗牙的牙套要六百新元),挨了打无穷多麻醉针和牙齿被磨的痛(真的很痛,想到都怕)。这只是前奏。

“铁齿”的我,咳嗽不肯看医生,一直咳了两个星期,把胸骨的肌肉都咳到发炎了才肯看医生。那疼痛,真的不是普通的痛,连站立,睡觉转身都不行。还好最后有听老公的话去看医生吃消炎药,要不然我应该已痛死了吧!

咳嗽不好,又碰到得上三天的急救课(得考试的)。只好一面学包扎伤口和做心肺复苏,一面咳嗽。最惨的是那个考官,一直说我的“depth of compression”不够,要我一直“pump pump”。考到来,我应该是那个被急救的吧!哎。。

No comments:

Ke Xin look-alike meter

Ke Yue look-alike me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