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February 18, 2009

我的阿欣仔


阿欣仔这个名字是保姆给小小棒取的。最近,我们大家都爱跟着叫小小棒阿欣仔(要用福建话发音噢!)

这几天开始阿欣仔很不听话,不乖乖喝奶。要喂她喝奶,难如登天。我相信她应该是进入了厌奶期。因为我们已经拖长了喂奶的时间,用豆粉取代奶粉,但是喂她喝奶还是很困难,像是在跟她打战。她会嘟着嘴巴不打开,或是用她的无影手推掉奶瓶。爸爸用“蛮力”将她的两只手夹着压下来,刚开始她还乖乖就范,但前天已经练成她的独门功夫,可以把压下的手,逃出来打掉奶瓶,还会360度转头,不让奶嘴靠近她的小嘴。现在爸爸也对她没辄了。爸爸气得直呼,不喝就不喝,等到她饿得受不了大哭时才喂她。但过不了多久,爸爸就会尝试喂她。真是口是心非的爸爸。

小小棒新年从麻坡回来就咳嗽流鼻水得历害。我们在麻坡看了一次医生,一回到新加坡又马上带她看儿科专科。吃了药有好转。但不知是姐姐从托儿所带回新的病菌,小小棒又再一次中招。我们又得再带她看医生。但这次医生的药很“老芽”,没有什么效。我们尝试给她服用余仁生出品的“喉宁”,希望她渐渐康复起来,因为看到“肺病狗”的她真的是很心疼。

有了小棒,小小棒后,才了解我们的父母亲要把我们从小小的baby“力大”(福建话)到培养长大,真得是费尽了一切的精神,时间和金钱。所以现在更加能够明白为什么我们犯错不听话时,父母亲会气得直骂直打我们,因为真的是“爱之深,责之切”啊!

No comments:

Ke Xin look-alike meter

Ke Yue look-alike meter